Facebook(另開新視窗) Google(另開新視窗) 列印 轉寄
讀文本
天公廟
節錄自〈船過水無痕〉

中秋節過後,高錦綢勉強陪阿母到天公廟去燒香,天公廟離她位在萬福庵的家不遠,走不了十多分光景就可以到了。她們即將搬到網寮村的阿舅家,她對新的生活充滿著綺麗的夢想,希望未來過的日子像鴿子依樣自由自在,爹去世三年多了,媽媽希望她和妹妹阿緞可以嫁給比較厚道的討海人家,高錦綢知道講到她爹的死會惹起老母的痛哭流涕,但仍憤憤不平的說:「嫁不嫁人倒無關緊要,要緊的是活得像人,別像爹一樣,不清不白地被人殺死。」
天公廟是香火鼎盛的廟宇,她們母女在虔敬的獻上一炷香,正當高錦綢燒完金紙,要返身回去廟裡收拾那些祭品的當下,意外看到本順哥這位她很喜歡的男生,高錦綢很喜歡李本順,喜歡他常常客客氣氣得叫他一聲姑娘。正當她準備把她要遷到網寮村的事兒告訴她的時候,李本順卻慌忙地向另一條小徑跑過去,消失後,忽然來了兩個彪形大漢,要追上李本順而來到這,心中有許多疑問不知這兩人為何要抓李本順,一下子許多疑問湧上她心頭,李本順的災厄比老爹的死給她帶來更深的刺痛,也許老爹死的時候,她才十四歲,還不懂世故吧。
高錦綢走進村落外的甘藷田的時候,遇見她和妹妹阿緞在國民學校六年級的級任老師「吳素蓮」,閒聊之時,吳先生突然壓低聲音問說認不認識李本順,高錦綢不知為何的臉上泛紅說認識,原來李本順常在吳先生的家出入修繕家具,在昨天夜裡詢問吳先生可否讓她住上一段時間,難為情的吳先生拜託高錦綢幫他找棲身之處,於是李本順住進高錦綢的家中。
高錦綢發現這一年來,李本順不知在哪流浪,身體變壯成熟不少,多添了少許滄桑的風塵味,不覺有一股眷戀的心情猛然上心頭。吃完飯後,兩人在房內談起高錦綢的爹爹如何死去,原來是被唐山兵打死,氣憤的李本順咒罵著唐山政府,高錦綢聽李本順的話後有點恐懼,李本順對她在他身邊不用害怕,之後,存了一些錢的李本順想取了高錦綢當老婆。吃完飯,切了一盤水果與李本順聊天,為了以後彼此互相信任,高錦綢問了李本順一年多前兩個阿山跟蹤他的事情,這兩個人是保密局的人,想抓李本順坐牢,因為李本順參加了一個「台灣民主自治同盟」的團體,高錦綢雖覺得事情很複雜,腦袋無法裝下國家、政府、人民等抽象概念,但只有一件事情是無庸置疑的,就是她對李本順的信任。
爾後,高錦綢意外地參加了同盟,這同盟是為了推翻法西斯獨裁,以建立台灣人當家作主的新國家為目的。春天要過去的一天,高錦綢發現她懷孕了,妹妹阿緞便帶她去有名的順生醫院,順生醫院兩代都是名醫,病患絡繹不覺,可是今天醫院看起來像是在守喪似的,攔住一位老婦人詢問之下,才知道醫生被當作政治犯抓走了,害怕的高錦綢不知道他們是否也會遭受同樣的遭遇。
李本順和其他同盟的人們,為了繼續實現心中的理想,搭上了豐順號離開了高錦綢的身邊,船緩緩地離開了海岸,高錦綢把圍巾繞了脖子,看上海面上去,可惜,什麼也看不見。船駛過去以後,並沒有在那廣闊無際的大海洋留下任何痕跡,那刻骨銘心的傷痕卻留在她們姊妹的心底深處,永遠也抹不掉那傷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