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(另開新視窗) Google(另開新視窗) 列印 轉寄
讀文本
銀座通
節錄自〈邂逅〉

簡阿淘總在禮拜六下午來到(南風)喫茶店,啜飲著四塊錢的紅茶,想起那四年來蹉跎的光陰而按自傷悲,在鐵窗裡的一千多個日子,每一個情景都有特殊含義和色彩鏤刻在他的心版裡,五零年代閉塞而恐懼的社會,對從軍人監獄回來的政治犯是十分殘酷的。
照例簡阿淘要在度小月吃一碗單仔麵再回家時,遇見了林雪梅,回憶起這位光復後簡阿淘總是把他滿腔悲憤傾訴的好對象,對於簡阿淘來說,這些會導致殺頭的危險意見毫無保留的告訴他、信任他,只要有人願意聽他的抱負他就心滿意足,不館是哪一個人都可以,沒想到林雪梅把他的政治性發言當作是愛情的告白。
那半年後林雪梅嫁給了一位新港的醫生,新婚不到兩個禮拜便因叛徒罪名給槍決,簡阿淘不知怎麼安慰她,低著頭想難道他們錯了嗎?他們犧牲奉獻,爭取台灣人「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」的解放,即使有挫折,也將開花結果。林雪梅告知如今她將要另外嫁娶,簡阿淘想補償他,請求他可否慎重考慮嫁給他,一切太遲了,林雪梅沒解釋不願意的原因,隨後簡阿淘走出南風喫茶店,也忘記去度小月就漫步走回家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