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(另開新視窗) Google(另開新視窗) 列印 轉寄
讀文本
石舂臼
節錄自〈脫走兵〉

主角辜安順,他的爹爹在台南州廳當差的,順便兼了甲長,在那日據時代,為了充分掌控民眾,監視民眾,辜安順的爹過得確實春風得意。
中午的時候,辜安順騎著腳踏車,送便當到州廳給他爹去,認識一個名叫長島咲子的少女,因為便當裡面有虱目魚,而日本人對於鰻魚是特別喜愛的,兩人因此搭上了話,兩人友誼也因這虱目魚開始。
之後辜安順常約他去看廟宇甚至燒香,順便在路旁看布袋戲或歌仔戲,對於長島咲子來說,台灣本島人的生活這樣多采多姿,是她意想不到的,尤其咲子最愛石精臼和盛場上的米糕配上魚丸湯,也帶她父母吃遍所有點心攤子,咲子的父親是准尉第四部隊的小隊長,拉著日本帝國軍人們來吃撒有魚鬆的米糕?這不是有損帝國軍人的威嚴嗎?覺得有點格格不入的辜安順忍著也從不去問咲子,爾後,兩家禮尚往來維持了好幾個月的親密交往。
1944年九月殖民地政府在台實施「徵兵制」,只要年滿二十歲的台灣年青人都需要出征,而辜安順遲遲還未收到召集令,在三月的某個晚上,一位從內媽的時候就一直租地給一位佃農吳老爹突然來訪,原來他兒子幼時玩伴阿亮出事了,因為在軍中受到日本分隊長毆打,又聽說母親病重,就從軍營逃走了,深怕兒子受到重罰的吳老爹,憂慮的求助於辜安順。
第二天,吳老爹把兒子阿亮帶去辜安順家安置,詳細詢問阿亮發生什麼事情之後,意外發現,阿亮所屬的隊伍小隊長叫做長島,在第四部隊且姓長島又是准尉的,肯定是咲子的父親,辜安順心中瞬時想到可以透過長島來解決阿亮的困境,畢竟前幾天他還送了鹽鮭給他們呢!
常常去長島家的辜安順,帶著阿亮去求見,在求情之下,長島認為阿亮已經自己投案,也代表他徹底悔悟,做為一個日本人他雖做錯事情卻能立刻醒悟,表示他還沒失去做為天皇陛下臣民的赤子之心,看見阿亮身上的軍裝乾淨筆挺甚是滿意,便允諾盡力的幫助他度過難關,但長島可不知道這是辜安順的阿母刻意把阿亮的軍裝特別洗過呢。
長島圓滑的處理了阿亮的事情後,那年的八月中旬,日本投降了,辜安順帶了些特產送給長島准尉,以表心中的感激和感謝,而長島也意外透露了他內心裡深藏的感想「我以為本島人是頑固,三年一小反,五年一大亂的異族,可是辜先生叫我和小女在本島人社會走動後,才發現是個勤勞樸實的民族,對這民族異常親切和藹,這可是因為吃了無數美味的本島點心,接觸許多本島人才體悟出來的。」
辜安順聽到這話暗暗覺得慚愧,假如當初沒有送便當給他爹以至於結識咲子,使長島一家人因台灣美食而和台灣人接觸,了解台灣人的生活,那今天吳清亮可是要在監獄裡受苦度過好幾個月阿。